首页 » 现场活动 » 现场活动 » 正文

93电力检修稿件稿件

发布日期:2017-09-11

内容摘要:可法归葬梅花岭则是在初葬一年多以后,梅花岭的落成,大概也就在这段时间,这与第二种、第三种说的“清初”在时间上也相符。据徐
可法归葬梅花岭则是在初葬一年多以后,梅花岭的落成,大概也就在这段时间,这与第二种、第三种说的“清初”在时间上也相符。据徐鼐的《小腆纪年附考》,史可法殉难后,史德威多方寻找史公遗体而不得,历时一年多久终无所获,只得于第二年(公元1646)清明,将史公曾穿戴过的衣冠和使用过的象笏改葬于梅花岭,实际上今日的梅花岭史可法墓乃是一衣冠冢。史德威等史公亲人将史可法改葬于梅花岭,大概出于以下几个原因:一是史可法的遗体始终未找到,多铎所建为祠堂,并无墓穴,况且多铎当时所建之祠乃是征用民房草草改建而成,又是由杀戮者所建,在这是史公亲人在心理上难以接受的。所以在形势稳定后必然在祠之外另觅地建冢;二是历史上的梅花岭是是宋末抗元英雄李庭芝、姜才祠堂之所在。公元1275年4月,元右丞相阿术率军南下包围扬州,李、姜二人率众在高邮、泰州一带军民支持下,前后坚持达14个月之久,其中阿术多次劝降,均不为所动。甚至在南宋灭亡后,元军持恭帝的诏书命降,他二人仍拒不投降,结果战败被俘,英勇就义。扬州人感其忠昭日月,在梅花岭畔建“双忠祠”以纪念。史可法当时的境遇,与李、姜二人相类,所以葬于梅花岭,也可使英烈们相隈相伴。二是此地名梅花岭,岭头盛开梅花。梅花不畏雪压霜欺,傲然挺立,自古即是高洁的象征。史葬于此,正可让碧血梅花伴忠魂。据王振世《扬州揽胜录》:明代梅花岭头之梅多为春梅,梅开如雪。既为史公祠以后,岭头之梅多为冬梅,梅开如血,这大概也是扬州民众对史可法无声的仰慕后和咏歌吧!由于祠、墓不在一处,墓又属私建,所以衣冠冢前十分荒凉。雍正末年,邑中名士刘重选得皖籍盐商马曰管兄弟帮助,在岭下建书院,取名“梅花书院”,史可法衣冠冢才得以修茸。书院取名“梅花”,其中深意亦不言自明。官方在梅花岭建史公祠墓,始见诸于文字的是两淮盐运使程仪洛的《重修梅花岭明史阁部督师祠墓记》,记中详细地记载了史公祠墓的格局和修建的历史过程。记中告诉我们:梅花岭的史可法祠墓虽不知建于何年,但在乾隆二十八年(1763)程仪洛曾代表官方修茸过一次。此时,史可法已得谥号“忠正”。史德威晚年回山西养老,但其子孙在康熙、乾隆年间不断来梅花岭给史公扫墓,并向当局请求扩建史公祠。也许正是民间的不断请求,才导致乾隆三十九年扬州知府谢启昆重建史公祠。此番重建在周围筑了七十多丈长的围墙,内部也进行了清理,四周种上了梅花。谢启昆有篇文章记叙此事,可惜没有保存下来。乾隆后期,政局稳定,经济繁荣,出现了史称的“乾嘉盛世”,此时,清廷一方面对当年降清的明臣进行贬辱,将钱谦益等列入“贰臣传”,并将其著作《初学集》毁版,列为禁书;另一方面,则大力褒扬为明尽节的志士仁人。乾隆四十二年,乾隆为史公祠御书匾额“褒慰忠魂”,并赐诗一首:“纪文曾识一篇笃,予谥仍留两字芳。凡此无非励臣节,鉴此可不慎君纲?像斯睹矣牍斯抚,月与霁而风与光。并命复书画卷内,千秋忠迹表维扬”。诗中提到的“像”与“牍”是指侍郎彭元瑞、学士于敏中等搜集呈上的史可法画像和文集;“纪文曾识一篇笃”则是指弘光元年史可法答复清摄政王多尔衮的拒降书。乾隆的这首诗晦涩而多语病,实在不敢恭维,但其目的却非常显豁,那就是提倡“臣节”。
乾隆还专门写了一篇《御制书明臣史可法复睿亲王书事》,叙述他命儒臣搜寻这篇复多尔衮书的经过,对史可法的“臣节”大赞扬,说自己对这封书信一读再读,可惜史可法的忠心,那个胡涂的南明福王却不能领会,有这样忠诚而又有才干的大臣却不任用。这位“明君”要达何目的,再明白不过了。皇上带头表彰,群臣自然蜂拥而上,一大批“应制诗”纷纷出笼,不过目的已不是仰慕史可法,而是借此向皇上表忠心了。按乾隆谕旨,他的御制诗、书以及群臣的“应制诗”皆在史公祠刻石,“以彰后世”。史可法的文集也由乾隆下令刊刻印行。
嘉庆、道光年间,史公祠未作大的修茸改建,只稍有增饰。咸丰年间,史公祠又遭一次大的破坏。咸丰三年(公元1853),太平军林凤翔、李开芳部攻入扬州,史公祠在战火中迭遭破坏:殿堂亭阁被焚烧一空,祠内保存的史公家书和刻石,也尽数被毁。直到同治五年(公元1866),湘军统帅曾国藩在收复南京、荡平太平军后第二年,为了收拾人心,“表扬尽节效忠之士”,方对史公祠进行大规模的整修,将“朽折者、桡坏者、黮黓者、委迤者,翼之、甓之、楹之、堵之、封之、植之,别布平砥方石飨堂前墀百余尺,祀事趋拜,免飨者泥泞患。计周墓门及肩,直墓道,前缘庭为堂,堂西别院为飨堂。”同治以后,史公祠屡遭兵燹和动乱但亦代有修茸,曾公所筹划的格局和规模,一直保持到今天。

下一篇:暂无

上一篇:“读书月”现场比赛活动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