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生活 » 生活百科 » 正文

爱与科学的生化效应

发布日期:2017-11-13 浏览次数:6013

内容摘要:来源:《科学之友》 摘要:将近4年,他几乎生活在一个孤独的世界,没有朋友、玩伴,将自己紧锁在别人无法触及的囚笼里。如今,他




来源:《科学之友》

摘要:将近4年,他几乎生活在一个孤独的世界,没有朋友、玩伴,将自己紧锁在别人无法触及的囚笼里。如今,他活蹦乱跳,时常开怀大笑,活脱脱一个叽叽喳喳的小顽童。爱与科学触碰后的生化效应折射出的奇迹的光环,帮她消除了戴在小脑瓜上的紧箍咒。




“你有没有看过大长今?有没有看过杨门虎将?还有那部电影,看没看过?”小云彤在跟小伙伴聊天。看上去,这是一个非常可爱、快乐的小朋友。然而,这么天真烂漫的孩子其实是一个自闭症患者,也就是孤独症儿童。

小云彤2岁半的时候,被诊断出是轻度自闭症儿童,从那时起,他就没有开口说过话,也不和周围的人交流沟通,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父母带着他奔波于各大医院和康复中心寻求治疗,始终没有明显的好转。

偶然的际遇

200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6岁的李云彤有机会去了一所名叫新源西里的小学读书,这是一所既有普通教育又有特殊教育的小学,李云彤刚来的时候,被安排在特教班上课,朱振云老师,正是他的班主任。当时学校只给云彤一个月的试学期,如果这期间,孩子熬不住,学校便不再接收。这样不确定的承诺为云彤父母带来了极大的思想压力,孩子上学之前一连几个晚上都是整夜整夜睡不着觉。

读卡片 练发音

云彤刚进学校时,和同学交流不会使用语言,很喜欢尖叫。高兴的时候还会大笑,喜欢某个同学的时候就冲着对方尖叫,那时小朋友都比较怕他。班上有一个本来就很胆小的同学,他老冲着人家大笑、尖叫,小孩吓得一直扎到桌子底下不敢出来,只有老师去哄,好好安抚小孩,然后他才会慢慢出来。

小云彤在学校最大的障碍就是语言,所以班主任朱老师就想办法从语言入手来教他说话,从一开始发单音,比如爸,然后再发叠音爸爸,后来就发现他很喜欢读卡片,于是就把生字写在卡片上来教他读生词,这样他就会很愿意去读、发音和练习说话,包括朱老师后来编得小勺操,就是天天中午他们俩吃完饭以后,一人举一小勺子,然后去练舌头,比如上舔舔、下舔舔、左舔舔、右舔舔,因为云彤的舌头比较圆,又很厚、很僵硬,伸出来很困难,更别提上下左右动了,所以说话就会很困难。但尽管如此,两个多月之后,小云彤已经学会了三四百个生词。变化如此之大,老师高兴不说,为他操碎了心的母亲杨晓薇女士看到孩子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认识这么多字,也很是吃惊。

经过个别训练后,朱老师发现云彤在发音上基本还可以,于是又想,怎么样才能让他交流得更好一些,所以就挑选了一个他喜欢的同学,一起做两人小组训练。以便让他学会与人合作,然后再有一些进一步的沟通。说也奇怪,一个比较陌生的班级里面,让云彤自己选小朋友,他会数第几排的第几个同学,选到的那个同学,一般都会是个小姑娘,长得漂亮,学习也很不错。一开始,小云彤还是很被动的,不太爱参加类似的活动,比如上融合的音乐课时(普通班与特殊班混合上课),大家一起跳舞他就不参加,自己一个人在一边抠椅子垫。慢慢地,一些小朋友就会主动去帮助他,给他读小课文,给他一些生活上的照顾。时间长了,他开始觉得原来这些同学都很友好,也很不错,还能照顾我,这个时候,他就会提一些要求,比如给我读这一课、那一课,陪我玩这个、玩那个等等,渐渐地,小伙伴之间就产生了互动。现在的云彤已经能够比较主动地参加一些活动了。

平等融合 主动关爱

上融合课时,朱老师经常会安排小朋友们玩一些互动性强的游戏。拿云彤来说,比如给他蒙上眼睛,他会知道自己需要寻求帮助,这个时候别人帮助他他就会很快乐,这样孩子内心最底层的那种很善良的东西就被激发出来了,而且会延续到他的生活中。

之所以选择让云彤一些融合课,班主任朱老师说:“把孩子单独拿出来放在一起进行学习,应该说也是考虑到保护他们,比如说免得遭受歧视和伤害,而且要给他一些比较适合他的内容去学习,但是这个安置形式也会带来一些弊端,比如他经常身边都充斥着不正常的行为,这些对他也会造成一些影响。比如说1个小朋友在操场上转圈,10个小朋友可能都在操场上转圈,所以我们就想把他放到正常班去,那么身边的小朋友都是正常儿童,他会学到很多基本的这种礼仪、常识,比如他见到正常的小孩会问你好,但是他以前在特教班两个小朋友见面便不是这样,这个小朋友说啊哦,他也会说啊哦,没有一个可以去正常模仿的对象。另外,他会把被动的学习变为主动的模仿,这点很可贵。”

进行了一段时间的学习之后,小云同整个跟变了个人似的,现在已经能和普通班级的同学们一起上课、读书、唱歌、画画了。他做的正常班的练习册,上面全是红勾勾,连线题、应用题,都做得非常好,还会写小作文了,如“放假了,我和妈妈坐公共汽车去北京游乐场,我玩苹果派、激流涌进、游览车、空中自行车,还在动感影院看演出。其中,我最喜欢激流涌进了,坐在小船上,小船爬到桥上快快地冲下去,吓得我大叫,这一天我玩得很高兴”。可以说这是一个奇迹,

放学后,小云彤在一个大妈的护送下,每天要坐115路公交回家,他跟115车上的司机、售票员、叔叔阿姨都非常熟了,一天正好赶上下雪,就在下车时,云彤主动跑到前门跟司机阿姨说:“下雪天路滑,您开车慢一些,注意安全。”司机阿姨听了非常感动,就连朱老师也没想到云彤已经学会主动关心人了。

孩子能有这样的变化,家长老师都十分高兴,但是偶尔也会有普通班的孩子的家长会提出异议,害怕自家孩子跟特殊小孩接触会受到不好的影响。但纯真的小朋友觉得自己没有生病,就不会受到不良影响,而且还用实际行动去帮助指引小云彤。另外,小云彤也会用自己的头脑分析事物,他要求自己做得很好,要成为小朋友们的榜样,这对他的自控性也起到了很好的促进作用。

爱与科学的结合

每一个自闭症孩子后面,都有一个坚强母亲的支撑,这股力量来自何处,爱与科学的结合,奇迹就会出现。小云彤现在终于能够跟正常的孩子在一起玩耍嬉戏了,看着他那个脸上灿烂的笑容,最开心的就是他的父母了,多少年了,悬着的那个心,还有紧绷的那口气,心里重重的压力,终于可以得到一些缓解了。

目前我们国家自闭症儿童大概是50万左右,发病率是0.05%,对于很多家庭来说,一旦有了这样一个孩子,那其中的滋味恐怕不是常人所能了解的。幸运的是,每一个母亲都很坚强、很伟大。比如,韩国就有这样一位母亲,他的儿子患有自闭症,孩子的病,让这个母亲饱尝了痛苦,但是后来她发现,自己儿子在长跑这方面,有超出常人的天赋,于是就鼓励儿子,走出这个封闭的空间,让他勇敢迈上人生的跑道,慢慢一来,孩子真的参加了这个马拉松长跑,也在运动当中体会到了快乐,并且在马拉松比赛上获得了最终的成功。在中国也有很多这样的母亲,其中一个叫田会平,她原本是一个幸福的母亲,但后来发现儿子患有自闭症,于是带着孩子四处奔波求医,就在与命运的不断抗争中,她创办了国内首家从事孤独症儿童早期教育培训及家庭指导的服务和研究机构——北京星星雨教育研究所,帮助更多的自闭症儿童和他们的母亲,可以说因为自闭症的孩子让她改变了自己的人生方向,但同时她也让更多的父母看到了希望。

母爱是伟大的,但是再伟大,再无私,再坚强的母爱,也需要有科学的支持,虽然说自闭症儿童是不幸的,终其一生,只能生活在自己构建的世界,任何人都别想进去,他自己也绝对不会想着出来,但是很多人都给予自闭症儿童极大的关爱,尽一切力量帮他们融入社会。科学家指出,对于自闭症儿童,只要及早治疗和培训,还是有助于孩子身心成长的。科学证明,3~6岁这个阶段,是自闭症儿童训练的最佳时间,

不少自闭症孩子在科学方法的引导之下,病情慢慢都有了好转。其实,不光是自闭症,人生也一样,老话讲,人这一辈子,不如意事十之八九,一旦赶上了,首先要做的,就是不放弃自己心中的希望,用坚强的毅力努力坚持下去,同时配以科学的方法、科学的思想,相信很多问题会迎刃而解,即便解决不了,也能看到它向一个好的方向转化,就像很多患有自闭症的孩子一样。

编辑:郝丽霞

审核专家:贾克义 科学之友杂志社 高级工程师

下一篇:阳台上“种”出新公园

上一篇:【原创】以我传世古方 还你清丽容颜